<acronym id='qenup'><em id='qenup'></em><td id='qenup'><div id='qenu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enup'><big id='qenup'><big id='qenup'></big><legend id='qenu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tr id='qenup'><strong id='qenup'></strong><small id='qenup'></small><button id='qenup'></button><li id='qenup'><noscript id='qenup'><big id='qenup'></big><dt id='qenu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enup'><table id='qenup'><blockquote id='qenup'><tbody id='qenu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enup'></u><kbd id='qenup'><kbd id='qenup'></kbd></kbd>
  2. <i id='qenup'></i>
    <dl id='qenup'></dl>
    <span id='qenup'></span>

      1. <ins id='qenup'></ins>
        <i id='qenup'><div id='qenup'><ins id='qenup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qenup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qenup'><strong id='qenu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優美敘事動作圖片散文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  散文的寫法較其他文體更活潑自由,不拘一格。常見的方式是抒情,即使是記敘,也是帶有強烈感情色彩的。散文常把記敘、抒情、議論等融為一體,夾敘夾議。表現手法上能出奇制勝,讓讀者產生新鮮獨特的閱讀感受。

            第一篇:《陽光下的藤椅》

            “吱咯,吱咯”,一陣熟悉的響聲飄入耳鼓,我知道姥爺一定又躺在藤椅上欣賞那些花瞭。

            八十出頭的姥爺,身材枯瘦枯瘦的,腰板卻還挺得直。頭發已經花白瞭,山中老藤似毛片軟件下載的皺紋爬滿瞭臉頰,姥爺常常感嘆,“歲月不留人哪!”

            我一直有點畏懼姥爺。記得很小的時候,我弄折瞭他的花,姥爺大發雷霆,竟然當著爸爸的面,拿掃帚打瞭我一頓。後來,姥爺提起這事兒,那時,他也是坐在藤椅上,瞇著雙眼,輕輕說道:“這些花可都是有感情的,它們陪我好多年瞭。現在我沒事的時候,給它們澆點水,翻翻土,看它們有沒有開花,我的心情就很好瞭。”姥爺似乎在自言自語,可他平靜的口吻和陽光下安詳的面容,著實讓我愧疚瞭好一陣呢!

            姥爺不是很愛說話,閑暇的時候,除瞭擺弄那些花,就是戴上那副老花鏡,翻翻破舊的辭海。小時候,我有不知道的詞呀、典故呀、人物呀,隻要跟姥爺說一聲,他就會戴上他的老花眼睛,翻開厚重的辭海,給我一個滿意的答復。那時,在我的眼裡,姥爺仿佛就是一本厚厚的辭海,無所不知。

            當然,尤其讓我對姥爺心生敬畏的是姥爺的一身正氣。姥爺以前是財務科的科長,這是多麼令人眼紅的位置啊,可是姥爺一直兩袖清風,隻管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。他的傻,成為同事私下的笑料,連姥姥、小姨們也怨姥爺老實。可姥爺很坦然,“為人不做虧心事,不怕夜半鬼叫門。什麼叫心底無私天地寬啦!就我這樣的。”姥爺說完,還重重地拍拍胸脯。

            我一天天地長大,姥爺卻在一天天地老去。可我對姥爺那種畏懼依然存在。我想,這不是別的,正是被他內在的威嚴所折服,正氣所感染的緣故吧!然而不管怎樣,他終究是那個坐在藤椅上的慈祥老人,是疼愛我的姥爺。

            午後的陽光溫柔地灑在藤椅上,那些花兒在空氣中搖曳,我看到姥爺臉上浮著滿足的笑意。這個畫面在我的記憶中定格。

            第二篇:《愛,從來不卑微》

            很長一段時間,我一直為生命的某些問題所困擾,譬如關於人生價值,關於人間真情,等等。心靈的空間裡滿是樓宇隔絕起來的如壁的冷漠,使我因為這個年齡而豐盈起來的心像一株水仙在沙漠裡漸漸b站枯竭。

            一個午後,校園裡播放著一首不知名的美國歌曲,我和幾個同學站在一棟樓房的角落裡聊天,面前的桌子上,擺著為災區孩子們募捐的紙箱。為瞭引起過往行人的註意,我們把一組放大的黑白照片貼在一塊長幅的紅佈上,照片上的那些孩子坐在用帳篷搭起的教室裡,純真而渴求的目光齊齊地望著前方。

            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——學校西三食堂前的路旁,放著幾隻超負荷的垃圾箱,我每次拎著飯盒掩鼻而過時,總看到一個老頭正專註地用鏟子或手翻騰著什麼。久而久之,便帶著很強的不屑,眼熟瞭這個蓄著半撮白胡子的可憐的老頭。

            我沒有在意這個拾垃圾老頭的到來。他佝僂著身子吃力地背著臟兮兮的尼龍袋從我面前走過時,忽然停下來,在那幅紅佈面前站定,瞇著眼仔細地瞧著那組照片,很久才從一張移向另一張。我不禁啞然失笑,一旁的偉子拽拽我:“小心點,別不留神讓他把捐贈的衣服當垃圾收跑瞭!”

            我笑笑,低頭清理那些或大或小、或新或舊的捐款。突然感覺眼前有什麼東西在晃動,我吃驚地抬起頭,老頭不知何時已來到瞭我的面前,一隻枯黑得像老松樹皮的手抖抖地遞過來拾元錢。

            我驚訝得不知怎麼辦才好,回過神時,他已把錢放到瞭桌上,擺擺手,像完成瞭一個偉大使命似的微昂著頭離開瞭。

            我仍呆呆地站著,望著他佝僂著遠去的背影,一股莫名的敬意從心底緩緩流過。這個曾在我眼中渺小而卑微的生命,以它樸實的力量深深震撼瞭我。

            在真情有些消瘦的年代裡,這位或許因為貧窮而被人們淡忘瞭的老人,卻用生命裡那條流淌著樸實的愛的血脈,盡瞭許多人冷漠地認為是義務的一點責任。

            心中種種命題忽然有瞭答案——在我們隻知用華麗的文字呼喊愛漸迷失的時候,又有多少真正寶貴的東西被自己不屑地丟掉。老人弓腰拾起的,難道僅僅是我們丟棄的垃圾嗎?

            第三篇:《透早的棗子園》

            返鄉的時候,我的長褲因脫線裂開瞭,媽媽說:“來,我幫你車一車。”

            我隨媽媽走進房間,她把小桌上的紅絨佈掀開,一臺裁縫車赫然呈現在我的眼前,這個景象震懾瞭我,這不是三十多年前的那臺裁縫車嗎?怎麼現在還在用?而且看起來像新的一樣?

            “媽?這是從前那一臺裁縫車嗎?”

            媽媽說:“當然是從前那一臺瞭。”

            媽媽熟練的坐在縫紉機前,把褲腳翻過來,開始專心的車我裂開的褲子,我看著媽媽專註的神情,忍不住摩挲著縫紉機上優美的木質紋理,那個畫面突然與時空交疊,回到童年的三合院。

            當時,這一臺縫紉機擺在老傢的東廂房側門邊,門外就是爸爸種的一大片棗子園,媽媽忙過瞭養豬、耕田、曬谷、洗衣等粗重的工作後,就會坐在縫紉機前車衣服,一邊監看在果園裡玩耍的我們。

            善於女紅的媽媽,其實沒有什麼衣料可以做衣服,她做的是把面粉袋、肥料袋車成簡西虹市首富免費看單的服裝,或者幫我們這一群“像牛一樣會武”的孩於補撕破的衫褲,以及把太大的衣服改小,把太小的衣服放大。

            媽媽做衣服的工作是至關重大的,使我們雖然生活貧苦,也不至於穿破衣去上學。

            不車衣服的時候,我們就會搶著在縫紉機上日本a級作愛片寫功課,那是因為孩子大多而桌子太少瞭,搶不到縫紉機的孩子,隻好拿一決木板墊膝蓋,坐在門檻上寫字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我和哥哥搶縫紉機,不小心跌倒,撞在縫紉機的鐵腳,在我的耳後留下一條二十幾厘米的疤痕,如今還清晰可見。

            我喜歡爬上棗子樹,回頭看媽媽坐在廂房門邊車衣服,一邊吃著清脆香總裁在上甜的棗子,那時的媽媽青春正盛,有一種秀氣而堅毅的美。由於媽媽在生活中表現的堅強,常使我覺得生活雖然貧乏素樸,心裡還是無所畏懼的。

            如果是星期天,我們都會趕透早去采棗子,固為清晨剛熟的棗於最是清香,晚一點就被兄弟吃光瞭。

            媽媽是從來沒有假日的,但是星期大不必準備中午的便當,她總是透早就坐在縫紉機前車衣服bilibili。

            坐在棗子樹上,東邊的太陽剛剛出來,寒冬的棗子園也變得暖烘烘的,順著太陽的光望過去,正好看見媽媽溫柔的側臉,色彩非常印象派,線條卻如一座立體派的浮雕。這時我會受到無比的感動,想著要把剛剛采摘的最好吃的棗子獻給媽媽。

            我跳下棗子樹,把口袋裡最好吃的棗子拿去給媽媽,她就會停下手邊的工作,摸摸我的頭說:“真乖。”然後拉開縫紉機右邊的抽屜放進棗子,我瞥見抽屜裡滿滿都是棗子,原來,哥哥弟弟早就采棗子獻給媽媽瞭。

            中文字幕香蕉在線視頻這使我在冬日的星期天,總是透旱就去采棗於,希望第一個把棗子送給媽媽。

            有時覺得能坐在棗子樹上看媽媽車衣服,生命裡就有無邊的幸福瞭。

            “車好瞭,你穿看看。”媽媽的聲音使我從回憶中回過神來,媽媽忍不住笑瞭:“大人大種瞭,整天憨呆憨呆。”

            我看著媽媽依然溫柔的側臉,頭發卻都花白瞭,剛剛那一失神,時光竟匆匆流過三十幾年瞭。

            第四篇:《我擁著溫暖入眠》

            昨夜,我擁著溫暖入眠。

            提及“溫暖”就會想到一種顏色——黃色。黃色從視覺上帶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,深入人心。

            記得小時候的秋天,漫山遍野的金黃,像熱騰騰的小太陽,令人忍不住接近,汲取溫暖。

            從何時起,再也感受不到秋天的溫和與遍野的小太陽。一年似乎隻有瞭兩季:夏、冬。炎熱的夏天轉眼間蓋上瞭白雪。樹葉匆匆忙忙地打著卷兒飄落瞭。有些時候,甚至找不到任何有過秋的痕跡。

            直到去年的這個時候,換瞭一個環境,才發現有這樣一種如今看來異常溫暖的美麗。

            一日三餐外加跑操、體育課、晚自習,我都會經過那個路口、那扇窗戶。窗外,是一棵我叫不出名的樹。夏天的時候,它碧綠、茂盛。秋天來臨時,當別的樹葉都抵不住寒冷紛紛落下時,唯有它的葉子還掛在枝頭。隻是一點點,b站一點點地由綠變黃。給這個灰黑的世界染上瞭色彩。

            天氣越來越冷瞭。每次經過那窗口,我都忍不住去看一看那黃綠摻雜的樹葉是否依舊還在那枝頭搖曳,有沒有變得金黃。我很期待看到一整株樹都閃著金光。那樣的溫暖應是最自然、最不言而喻、最暖人心的。但卻怕它溫暖瞭後一夜之間的調零。往往這又是最令人心寒的。喜憂摻半。

            每天經過那株樹時總會有這樣的心情的起伏。先是擔憂,生怕它禁不住夜晚的寒風凜冽,留給我一片枯枝爛葉。後是驚喜,那一整株的金光依舊溫暖我心,令人身心愉悅。第二天,循環往復。偶爾看到幾片熟透瞭的葉子飄落不免傷心。

            於是,他挑瞭一個最盛的時機,葉子完全熟透瞭。挑瞭一個最美的角度,幫我留下瞭長大瞭以後最暖人心的溫暖。我眼底一片氤氳。

            昨夜,我擁著它,擁著溫暖入眠。

            這是大自然給予的恩賜——最暖人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