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ph7th'><strong id='ph7th'></strong><small id='ph7th'></small><button id='ph7th'></button><li id='ph7th'><noscript id='ph7th'><big id='ph7th'></big><dt id='ph7t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h7th'><table id='ph7th'><blockquote id='ph7th'><tbody id='ph7t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h7th'></u><kbd id='ph7th'><kbd id='ph7th'></kbd></kbd>
      <i id='ph7th'></i>

      <i id='ph7th'><div id='ph7th'><ins id='ph7th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ph7th'></fieldset><ins id='ph7th'></ins><dl id='ph7th'></dl>

          1. <span id='ph7th'></span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ph7th'><strong id='ph7th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ph7th'><em id='ph7th'></em><td id='ph7th'><div id='ph7t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h7th'><big id='ph7th'><big id='ph7th'></big><legend id='ph7t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石梅線借景抒情散文有哪些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  借景抒情通過景物來抒情,是一種寫作手法。它的特點是“景生情,情生景”,情景交融,渾然一體。

              思江

              遠遠地望著眼前的大山,感覺它是那麼的峻撥、蒼雄,連綿的山巒在陽光的映照下,清晰地呈現她那俊秀的輪廓。第一序列那些蒙茸的草,蓊蔚的樹,鬱鬱蔥蔥,莽莽蒼蒼。人望上去,大片大片的綠色沿山勢漫延開來,那種氣魄有著“層林盡染”的鮮明。山下邊是一個名叫思江的小山村,村子不大,隻有五十來戶人傢。它位於桂林東南方向,海洋鄉南部,離市區約六十公裡。這裡起伏的山坡上,山腳下的溝壑裡、田壟間,還有傢傢戶戶的房前屋後,滿眼都是蔥蘢的樹木叢林。有人說,那是村民種植的桃樹、李樹和銀杏樹,總面積達千畝之多。這些樹木花草在陽光的映射下就顯得更加濃綠,如墨染似的。這個夏天,山欲望之島間桃林裡,掛滿瞭一個個艷紅的桃子,它們點綴在山谷田地間,泛湧著紅紅綠綠的色彩。置入其中,有一種被芬芳的氣息淘洗的感覺,胸間頓時變得清爽和明澈。

              在來這裡之前,我就聽說過思江村民為發掘大山裡豐富的旅遊資源,自發組織劈山開路辦旅遊的事跡。如今這裡已經初步開發出瞭“相思瀑佈”、“羊橋水簾洞瀑佈”、“天梯瀑佈”等瀑佈群以及仙人棋盤山、峽谷、天坑等景點。它們分佈在大山各個不同的部位,互相渲染,映襯,把大山的生命演繹得鮮活而又豪壯。親近這些自然景點,你會情不自禁地把大自然攬入懷中,感受思江山水的嫵國產手機福利視頻媚之美,並且由此啟迪心智,撫慰心靈,獲得精神上的安逸。此時,人看自然,嫵媚動人;自然看人,饒有情趣。宋代詩人辛棄疾面對自然山水,曾動情地寫道:“我見青山多嫵媚,料青山見我應如是。情與貌,兩相似。”是的,這種山水美是自然界固有的,也是人的精神賦予的。

              沿著崎嶇的山路走向大山,兩旁濃密繁茂的花草樹木,在我的周邊圍成瞭一個幽秘空間、富氧綠棚,令人有一股蒼森之感。剛爬上十數米,便覺晴光忽暗,塵囂驟靜,恍惚置身在深山老林之中。不遠處,那些阿裡雲參天大樹、矮枝雜林,許是在光影的映照下顯得彩顏簇簇,油亮光鮮,甚是搶目。這其間,蒼綠、嬌翠、輕黃、淡紅,錯落相映,特別好看,令人心中不禁自生一份愜意來。草木間,有鳥從眼前飛過,無聲,有影。在這裡,你沒有聽見鳥鳴,或許還想期待蟬噪。這時,蟬未噪,是心弦在撩撥;鳥未鳴,是詩情在發酵。有風吹過來,樹葉無聲的飄落,那種柔柔地姿態,似乎在重復著大自然的款款深情。面對如此場景,我記起南梁詩人王籍的名句:“蟬噪林逾靜,鳥鳴山更幽。”這詩句寫得實在是好,短短的十個字,就把一片幽靜恬淡的藝術境界喧染出來。行走在這裡,我已然感到自己走進詩人王籍描述的詩的意境裡,更多瞭一份遐想和向往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邊賞邊走,細細地看這裡的景物。沿山路下轉後又往上爬,眼前猛然一亮,出現瞭更為開闊的一片境地。隨即,穿過一片叢林幽谷,便隱約聽到瞭縹緲的水聲,像遠空淡淡的輕雷,又像夢裡隱逸的樂鼓。走近瞭看,更覺得氣勢不凡。瀑佈不是一瀉直下,而是折成兩疊,左一疊,右一疊。許是由於懸崖的不平整,水流從高處墜落時就形成瞭這樣兩疊大小相同的瀑佈,瀑佈的下方是一面空潭,瀑佈落到潭中,就像兩卷沖天而下的白緞,一頭紮進瞭水裡。在這枯水季節,它們猶如一對難分難舍的情人。由於這樣的象形特征,當地人便稱其為“相思瀑佈”,那鼓點般細碎的響聲,像一支極具抒情意味的樂曲,讓我沉醉其中,不願醒來。

              越過這道瀑佈,繼續向大山深處走去。沿途極少見有遊人,唯有漫山漫谷的樹木藤蔓,忠實地陪伴著我們,這便恰到好處,使我們沒因人世的事語分心勞神,進入瞭一場純粹的審美場中。此刻我的目光毫無避閃地搜尋著思江瀑佈群豐富的美麗,它們有的飛流直下,有的是貼壁而落,因山勢而展形露色,可謂是各具神韻,氣象萬千。在觀賞的所有瀑佈當中,尤其羊橋水簾洞瀑佈和天梯瀑佈讓我難於忘記,而天梯瀑佈是最為壯觀的,有人曾在此感慨,參照古詩即興作瞭一首:“石壁高挺美如畫,草木相伴境賽仙。飛流直下三千尺,凝是銀河上九天。”可見,其高度是如此地令人嘆為觀止,朋友告訴我,這條瀑佈自上而上落差約60餘米高,這樣高度的瀑佈在桂林周邊應是不多見的。行走其間,我的興致一直都很濃,沒有產生審美上的疲倦,這得歸功於思江瀑佈群這些“一瀑不與一瀑同”的靈變特性瞭。

              終於登上瞭被當地人稱為“思江一絕”的棋盤山,這或許是思江山脈的最高峰瞭。當地相傳,這裡是當年兩位神仙雲遊至此歇腳下棋的地方。好氣派,四下裡望眾山環列,群峰簇擁,雲飛霧騰。三塊巨石巍然聳立在山頂,它們儼然一副巨型天然棋盤,中間一個棋盤,兩邊各一個座椅,一片片茂密的樹木花草展現在它們四周,或直立,或斜曳,或彎曲,那般灑脫、飄逸、挺拔地生長著。對面山頂上住著幾戶人傢,遠遠望去,錯落的小屋仿佛綴在天界之中,那裡白雲悠悠,炊煙裊裊。是啊,這幾塊離天更近的天然巨石,處於思江村落生活的區域,是人們尋求的絕佳境白教堂血案第四季地,怎不使他們駐留流連呢?站在這三塊巨石上,遙想當年兩位仙人“天作棋盤星作子”,在此怡然自得地下棋的情境,是何等的愜意。這時,眼前的景致在我心中,便已成瞭一部內涵豐贍、意義非凡的大書,是一部值得研究、珍藏的大書,每一個章節都充滿瞭說服力和感染力。

              下山途中,不停地舉目遠眺,那些峰巒疊峰,樹木叢林,澗谷飛瀑,那些飄逸姿態,雄渾氣魄依然讓我印象深深。我雖然看不清眼前的這座大山到底有多高多大,有多少路多少景,但我已經領略到它入駐我心中的另一番景象。回望中,我心懷感念地註視著它,在雲絮的背景下,陽光的潤澤中,大山正閃爍著禪意的光芒。

              尋找春天

              “我踩著不變的步伐,是為瞭配合你的到來,在慌張猶豫的時候,請跟我來”

              廣播裡還在放著那首唱瞭多少次的《請跟我來》,我開著車,茫無目的地走著走著,妻坐在旁邊,瞇著眼睛,慢慢聽著音樂,看著她微挺的肚子,總覺得有些對不住她。突然間冒出一個想法:五月瞭,郊野的春意如何呢?這樣想著,車向鄉間土道轉去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一條塵土飛揚的路,路的兩邊,是河套,在這初春的季節裡,微微潤濕著,地是一片黑,遠望去是一片秋黃,枯草倒伏在河床上,如歷盡滄桑的老婦,沒有一點生意,不知道為何,灰暗的心抽瞭一下,痛!於是就想,這樣的春天是不是專門為我設計的呢?亦如我此刻灰暗陰鬱的心情?不自禁地長長嘆瞭一聲,卻被敏感的妻發現瞭,她已經習慣瞭我常常把自己關在傢裡的嘆息,可還是不放心地問:你怎麼瞭?不要緊吧?我說沒事,沒事,你看這春天,本是希望的季節,卻是如此頹廢。我們還是回吧?她卻執意要陪我走走,她說,往年的春天你可不是這樣的啊。

              是啊,往年的春天,我是最活躍的一個,常常是下班後拎著方便代,或步行,或騎自行車,挖野菜,采艾蒿,打點魚。呵呵,應該說好久沒有那種感覺瞭,近幾年來,先是為瞭點名利奔波,一心工作,而當我為自己取得瞭點點進步而沾沾自喜的時候,卻忽略瞭大自然總裁在上裡還有我的等待!然而,今年的春天卻是這樣狼狽不堪。說來也許著笑,直到今天,氣溫已經零上二,十幾度瞭,我才脫去棉襖,至今棉褲我還沒脫呢!為什麼呢?不知道怎地,我感君威覺到今作傢邦達列夫逝世年的春天有點冷!是從心裡向外的冷!

              為瞭不掃妻的興,我的車還是繼續沿著土道顛簸著,我的目光一直望著兩邊的河床,幽咽的烏裕爾河,早已經沒有瞭她洶洶的氣勢,懶懶地在那裡躺著,沒有一絲的活力突然,就在我將要開到河橋的時候,我發現瞭一抹綠!雖然也還是淡淡的,但是它闖進瞭我的視線!我驚奇地叫瞭一聲,趕快停瞭車,拿出瞭小刀,塑料袋,拉著妻的手,沿著壩堤下去瞭。路很不好走,我小心翼翼扶著她,走過這段泥濘的小路,來到瞭壩棱上,我們低下頭一看,好傢夥,無數個新的生命,羞羞答答地躲在草窠裡呢!我們須低下頭彎下腰來才可以看見!我和妻就這樣慢慢地找尋著婆婆丁,隻見那穴狀的草窠裡伸出細細的小葉子,害羞地面對這個陌生的世界,數量雖然不多,可是經過半個多小時的努力,我們還是挖瞭不少呢。

              我才知道,春天不是沒有來,我也不是沒有春天,隻是我枯槁的心忽略瞭它的存在而已!春天是害羞的女娃,靜靜地躲在每一個清晨和黃昏,等待你去牽起她的手!

              回來路過市場的時候,發現賣江魚的,買瞭幾條嘎呀仔,到傢後,我親自下廚,調制瞭一個魚湯,喝著清香的魚湯,品味著婆婆丁的苦,大傢吃得都很滿意。

              我也好久沒吃到這樣的美味瞭。